Thread Reader

Chilly 🦫 the Linear

@Chillylin

Sep 23

9 tweets
Twitter

轉變角度來思考,把 CSR 當作「對馬克思主義者的沒有硝煙的戰爭」,反而就合理了。 馬克思也好,現代批判理論也好,都很喜歡把掌控資本的人(可以是資本家、高加索人、新教教徒、或者男性)描繪成邪惡而自利的存在。 而 CSR 正是資本的掌控者對「邪惡」標籤的反擊。

也就是說,當馬克思的追隨者再把大公司描繪成惡人的時候,至少反駁者可以說——大公司還是在稅金之外給無關的普通人帶來了很多的好處的。 稅金買不到同情,民主社會中公民們已經把向大公司徵稅當作自己的特權了,獨裁社會的公民根本享受不到稅金帶來的好處。 所以要在稅金之外收買——也就是 CSR.

而把 CSR 報告當作財報的延伸就合理了。 財報本來就是管理層用來獲得股東和債權人同情的工具——因爲有股東和債權人的支持,公司纔能夠維持。 而 CSR 報告則是在財報基礎上,爭取更多不相關的公民的同情——有這些公民的同情,纔更容易抵禦馬克思主義及延伸的進步主義的攻擊。

會計學者經常發現,所謂 CSR 都只是爲了給企業「洗白」或者「洗綠」。(洗綠指的是沒有很環境友善但洗成環境友善) 但是如果從這一串的角度上思考,洗白、洗綠正是 CSR 的根本性目的。 反倒是 CSR 的狂信徒纔是被操弄的「無知階級」。當然,信馬克思和批判理論的也是「無知階級」。

馬克思及批判理論的支持者,有些大概也會支持 CSR 是因爲他們認爲「這是企業應當購買的贖罪券」,「如果企業不做我們就要發起革命幹掉他們」。 所以企業就假裝做些什麼,然後寫成 CSR 報告去糊弄他們。 作爲旁觀者,當然食花生就好,去單方面批判大企業反而是搞錯了 context.

而且財報也曾經被用於 CSR ——曾經美國的鐵路公司就被公衆所懷疑,甚至認爲應該重組這些公司。 於是當時的鐵路公司用先進的會計技術來製造更容易被公衆所接受的財報——給公衆看到公司的運營的效率和合理的盈利,降低公衆攻擊公司的力度。 CSR 報告只是延續這個方向而已。

並且,私人企業的財報本來就沒有多少「社會重要性」,任何格式的財報都是可行的。 但是公衆公司(特別是上市公司)的財報就非常重要,原因也是公衆公司的股東和非股東的 stakeholder 衆多。爲了保持公司能夠獲得公衆的默許,財報一直是重要的工具。 CSR 也僅僅是延伸而已。

當然這種觀點其實是跟會計的定義有區別的。 會計的定義是「應然」的——會計(包括但不限於財報)是 stakeholders 使管理者負責的工具。 而僕的定義則是「實然」的——會計是管理者對 stakeholders 的 perception management.

而從 perception management 的角度上來看,其實 CSR 報告也好,財報也好,公司的廣告和 PR 也好,都應該由一個部門管理,至少是應該有一個部門間聯席會議來協調。 先要確定公司到底要給公衆甚麼樣的形象,以保證各個分野形成的形象沒有衝突。

Chilly 🦫 the Linear

@Chillylin

Accountant / PhD candidate / Par @lemonci / Channels: Prof'n: https://t.co/zWQP0G0EDC // MISC: https://t.co/HdKQoZrUS8

Follow on Twitter

Missing some tweets in this thread? Or failed to load images or videos? You can try t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