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read Reader
道非常

道非常
@daofeichang

Nov 25
11 tweets
Twitter

河图洛书自宋代以来被认为是八卦易经的起源,被无数人研究,从未有正确答案。如今万古悬疑得到完美解决,更为精妙绝伦的是,两份图还是考察华夏文明起源至关重要的证据。河图是文明元年公元前16225年(天文年-16224年)的“四仲中星”图,左上右下的连珠分别标记冬至、春分、夏至、秋分的“昏旦中星”。

用公元前16225年4月15日冬至子夜的南天星空坐标图对比河图,可以清楚明白无可置疑地验证我的论断。当年春分点在心宿二,黄经360°;秋分点在毕宿,黄经180°。 冬至当天日落时刻,心宿三星在南中天,与太阳黄经相差90°。显然,当天日出时刻,是毕宿八星位于南中天。这一组中星,可以称为“日短星心/毕”。
将“日短星心/毕”这句描述扩展,可说:仲冬之月,日躔张宿(六星),昏心中,旦毕中。 于是,河图左边三八连珠得到完美阐释。 春分,太阳周年视运动位置在南天上逆行到心宿二。对比星图可知,春分昏时,壁宿二星在南中天;旦时,星宿(鸟宿)七星在南中天。 记作:仲春之月,日在心,昏东壁中,旦鸟中。
仲春中星,还可以标记为:日中星壁/鸟。 夏至,太阳周年视运动位置循行到危宿,华夏先民将北落师门孤星作为危宿的标识星。 当日躔危宿,昏时房宿四星(大火)南中,旦时参旗九星南中。 标记为:日永星房/参旗;或者:仲夏之月,日在危,昏大火中,旦参旗中。
夏至过后,太阳周年视运动位置在南天上继续逆行,仲秋秋分抵达毕宿二度末。 显然,秋分昏时,张宿六星南中,旦是危宿的标志星北落师门孤星南中。这时北落师门并非跟太阳黄经相差90°,但它作为危宿的标志星出现在河图下方。 记作:宵中星张/危; 或作:仲秋之月,日在毕,昏张中,旦危中。
如上所述,河图创设机制从天文历法角度得到完美阐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但请注意,河图中的黑珠未必代表昏中星,这只是偶数连珠的标记。同理,白珠也未必代表旦中星,这只是奇数连珠的标记。 河图中的连珠数,跟洛书中等值的连珠数意义未必相同,这是必须认清的。
洛书中在周边八个方向上分布的连珠,是文明元年公元前16225年4月15日冬至子夜北天启闭分至四时八节节气点所在的星宿或一组星。 下中一,这是位于黄道子位冬至的太阳。北天上太阳周年视运动位置顺时针方向循行,立春抵达黄道戌位的角宿、平道二、天门和天田共八星天区,黄经315°。
立春之后,太阳继续循行,春分时抵达心宿二,黄经360°。 继续循行,立夏时抵达狗国四星附近立夏点,黄经45°。 夏至时抵达黄经90°,北天天津九星靠近夏至点,天津九星属天鹅座,是“玄鸟”的天象原型,故九为阳极之数,玄鸟为华夏天子象征。 天津九星,在天区划分上正好位于“玄枵”之次,玄枵就是玄鸟。
夏至之后,太阳周年视运动位置东行至奎娄之次,立秋,黄经135°,洛书选择壁宿二星为标识天区。 秋分,太阳抵达毕宿二度末,黄经180°,洛书选择参宿七星为标识天区。 立冬,太阳抵达南河三北河三共六星天区,黄经225°。 最后冬至,太阳又回到张宿天区,黄经270°,洛书选择一阳至尊为一粒白珠。
河图洛书精妙绝伦的破译,是对华夏文明世界文明起源研究精确到年月日时的雷霆万钧的一锤定音。没有任何大学、研究所、机构或个人能够组织起任何丝毫有效抗辩,或者你们全世界联合起来撒泼打滚也不行。有些自称从事考古发掘的无知丑类,企图用“田野挖掘”为标准否定我的任何论证,却不知哥挖掘的是星空!
@Thread Reader App “unroll”
道非常

道非常

@daofeichang
红学研究,胡适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现代汉语诗歌研究,先秦天文学研究,天文考古学,夏商周断代研究,华夏文明上古王年断代研究,华夏文明起源和迁徙研究,上古华夏文明即古埃及文明、苏美尔文明和哈拉帕文明研究、古埃及圣书体象形文字即汉字汉语研究,三星堆青铜文明遗址研究、中国早期青异常铅问题研究,清华简研究
Follow on Twitter
Missing some tweets in this thread? Or failed to load images or videos? You can try to .